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3A网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0|回复: 0

血璇玑

[复制链接]

49

主题

49

帖子

183

积分

心级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3
发表于 2018-11-8 04:0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血璇玑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“你知道,皇后东路的水晶店的玉璇矶吗?”罗衣开花的笑脸暖暖地照向路文。路文摇头不语,随即暗淡了星光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许多年后的罗衣一直梦见当初的情形,然后,铺天盖地的荒凉,无休止的泪水如海般波涛汹涌。而后,是令人窒息的惊恐,挣扎着从梦靥中冷醒。身旁依然是婴儿般睡颜的祀木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握握套在手臂上的玉璇矶,分明是一滩滩鲜红的血迹。那是路文的生命,用鲜血换来的生命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每每午夜梦回,罗衣便是遗恨万分,她的自私,夺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,一颗本是可以熠熠发光的金子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是很清的风,干净得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的心情很轻快,像羽毛翻飞云端的自由。挤上公车,车内是黑压压的人群。罗衣艰难地扭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油光澄亮的瓜囊。一股恶心从胃里痉挛,抽搐。罗衣忍住胸腔的翻江倒海,把双脚往前挪动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要去的是郊区,为即将到来的校园文化节拉赞助。本来,安静的罗衣该坐在安静的课室构思海报版画的。那个茄瓜小姐,忙得透不过气,才从一堆堆名片抽出一张豪无纸色的卡片递给罗衣,迷雾着黑眸央求着罗衣跑一趟。罗衣很干脆地拒绝了。她相信,每一张纸都是有属于自己的色彩。而这个连名片都豪无斑斓的赞助商该是怎样不近人情的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茄瓜小姐其实很漂亮,罗衣只是因为她常常穿着茄子色的亚麻短裙而从心里把她看成茄瓜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茄瓜小姐在连续五次的哀求无效后,终于露出了狰狞的本相。“罗衣,我现在以副团长的身份命令你,明日九点前去见祀木师兄!否则,这次文化节你退出!”罗衣的坚持瞬间土崩瓦解了,够狠的姑娘!抓住扑脸盖住的卡片,心有不甘却无力反抗。大学校园往往不是想象的简单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景阳区距郊区五十分钟的车程。其间,乘客不断地上下,人来人往不就是如此吗?罗衣打心底嘲笑了自己。身后的瓜囊在第七个站台下了车。罗衣忽然觉得空气清新了,一种青草的香气,新鲜恍惚。罗衣睁开眼睛,想寻找这气味的来源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在连续五次扫视整个车厢的急切后,罗衣终于在司机隔座靠窗的位子上发现了一个白皙高大的男生,安静,淡然,似是与周遭的喧嚣豪无关联。罗衣咬牙笑了。难以察觉地讪笑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下一秒,她便觉得那是好看的人。对于异性,罗衣只会用好看与不好看来区别。其判断标准是,舒服与不舒服。很多在别人称为帅哥的,在罗衣看来并不是好看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盯着男生黝黑浓密的短发失了神,思考着自己该不该上前询问他用的是哪种洗发水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车上乘客渐渐的少了,拥挤的空间忽然宽阔了。罗衣的心却忽然急躁起来,夹杂着些许的担心。她害怕了,究竟所谓的拉赞助是怎样一回事,她一点概念都没有。那个传闻中淡漠难以相处的祀木又会怎样令自己难堪。罗衣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嘴巴,拉住斜挎腰间的布袋子,扯扯地下了车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伸展胳膊,罗衣抬脚沿着弯曲的小石路开始出发了。这是很古老的路,有着直挺挺的柳树,妩媚婀娜。正正当罗衣数着那阳光投下的影子手舞足蹈的时候,路文刚好经过。并且,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笑了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怔怔地看着那个在公车上见到的男生,忽然慌红了脸蛋,耳根发烫,似是白炽灯靠近的热量一直冒上脑门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然后,掩饰地笑了笑,露出了八颗牙齿。佳佳曾说,罗衣,你笑的时候是最特别的,刚好看到八颗牙齿,不露牙床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路文看着忽然扬起笑容的罗衣,感觉像一阵风,明媚温柔却又热烈的风,吹得心里暖哄哄的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最后回神:“这么巧呀!”路文很惊讶地挑了挑眉毛。罗衣看了看路边婆娑的柳树然后再次笑了,“我在车上见过你。”恍然大悟,路文点了点头。然后,扭头离开。罗衣追了上去,“我叫罗衣,请问你知道明矾工作室怎样走吗?”路文回头,鞠躬,右手向前,意思是随他走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一路上,路文沉默不语。直到见到祀木才知道路文是不会说话的,通俗地说,是哑巴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忘了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是怎样的心情,只记得路文一瞬间闪过的失落,以及堆在他眼眸里叫做伤心的表情。只是罗衣到最后才明白,祀木说的路文当时异常的伤心,只是因为,他为遇见她而难过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没有遇见罗衣的路文是自信谦逊的。遇见了她后,路文是自卑羞愧的。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更明白他难过的不是遇见,而是错过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两年后的路文才在送出玉璇矶地一刹那告诉她,罗衣,因为你的笑脸,我爱上你,很爱。我只希望你可以戴上这个玉璇矶,让它替我保佑你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伤心欲绝地罗衣,抱着满是血迹的路文,拼命地哭喊拼命地点头。脑海全是路文鲜红的身躯。那天下午的天是红的,云是红的,树木是红的,一切的一切都是红的,鲜艳的红,充斥着浓重的腥味,令人无法呼吸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路文喜欢罗衣,从他遇见她的笑脸他便沦陷了。罗衣喜欢路文,直到她看着他从她眼前消失才明白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罗衣那天的赞助商谈得很成功,祀木并不如校园传闻地难以靠近,不工作的他反而像个孩子,很天真的孩子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后来是怎样与他们熟悉呢?罗衣只记得,文化节因为有了祀木那笔金额不小的资助而异常成功。兴奋之下的罗衣买了一大堆零食跑到明矾工作室,嚷着要举办谢宴,然后来来往往地联系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渐渐地,祀木有事没事地总往学校跑,说是怀念母校了。拉着罗衣走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。­
      
    ­
      
    三个人结伴同行的时候,路文是沉默不语的。他微笑着,看着罗衣在祀木的捉弄下语笑嫣然,内心却一阵阵无法言明无法企及的悲伤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如何才能不遇见你,才可以像他那般的骄傲与公平的站在你身旁,为你添姿增彩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即使祀木没有做过任何的表示,路文也都明白了,关于罗衣,祀木在劫难逃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他们是好兄弟,好到丹肝相照。青梅绕床来,同居长干里。这个形容是错误了,却又一点也不过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还拥有一副好嗓音的路文,曾经那样自信优雅的活着。成绩优异,能力拔尖。谈笑间,葳蕤生辉,让人无法抗拒。只是,他哑了,经历那场大火,父母争吵后引起的大火,使得他永远的失去了属于他的宝贵的声音。失去了美好光明的未来。他怨过,恨过。最终,接受了,从此,波澜不禁。毕竟是善良的孩子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治疗白癜风最佳方法有没有效果在那段黑暗的日子,祀木付出了一个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关心与支持。路文可以什么都不在乎,却无法放下祀木。只要是祀木想要得到的,他都可以帮忙或者放弃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包括罗衣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祀木扬起睫毛笑着告诉路文,大路,我遇见那个女子了,像梦一般。让人温暖却琢磨不透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路文笑了,心底却如一场春雨,须臾便是一地,浸泡着无奈与哀伤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路文决定告别,远离故地的时候,罗衣忽然病了,脆弱得一碰即碎,祀木在遥远的上海,忙着画展的开幕,焦头烂额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一直恍惚的罗衣,阻碍了路文的脚步。所谓衣不解带的细心照顾,罗衣看着路文毫无血色的脸庞,抽痛了经脉。这个人,那么干净与世无争的人,未来会谁与执手相伴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祀木从上海赶回来的时候,罗衣已经康复了。病愈后的罗衣忽然疏离了两人。心底有个声音让她逃离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三个月后的星期二甩掉一直缠人的湖子,独自一个人到公园,却在回来的路上莫名其妙的踏上了去郊区的公车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车上很少人,罗衣一反常态的在车厢末端的位子坐下了。闭目养神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车门开了又合,一阵熟悉的青草气味飘进脑海。罗衣睁开眼,看到两个白色的身影,一个颀长一个纤细。相依相偎,亲密无间。有潮湿的海水漫过心田,苦涩难挡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车门合了又开,罗衣迷茫的看着两人下车,洋溢在两人脸上的光芒,让她无所适从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,寂寞的蝴蝶心彷如断了线的风筝,漂泊不定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祀木拿着百合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,惊动了一拨又一拨的人群,女生眼里是满满的艳羡与崇拜。
      白癜风的治好不是一朝一夕的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罗衣红着脸庞接过花束的时候,无可抑制的哭了,排山倒海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释放了,结束了,开始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相安无事,路文去了上海,祀木留下来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罗衣,只要有你,不羡鸳鸯不羡仙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毕业了,婚礼提上日程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剪了月光,也无法剪掉的思念。路文在三年后的聚餐上再次见到罗衣。一袭宁静的海蓝,幽静安恬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些许清凉的风,罗衣亲密的往祀木怀里挨了挨。很幸福呢,罗衣如此想。心安理得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路文,你的那位呢?罗衣笑意融融地询问的时候,路文与祀木同时错愕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大路一直是一个人,这小子眼光高着呢。祀木侃笑着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什么出错了吗?罗衣沉默。
      
      
  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用心诠释详细病因    
    婚礼即将来临,一切都是生动美丽的。每个人都很开心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罗衣接到警察的电话赶到现场的时候,路文已经奄奄一息。汩汩不停的血泡发酵般浸染了一切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路文拼了命维护的是紧握手心的玉璇玑。罗衣以为幸福的信物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无论,罗衣怎样哭喊,路文还是永远的闭上眼睛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路文,现在我才知道,没有了你,幸福缺失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罗衣,你已经辜负了路文,那么不要再伤害祀木。湖子的指责致使婚礼如期举行了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我们都很好,很幸福。玉璇玑真的很灵验。罗衣望着墓碑上路文干净的眉目,眼泪滑过脸庞,滴落土地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尘埃落定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完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3A网创  

GMT+8, 2018-11-18 09:59 , Processed in 0.058396 second(s), 7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